印度之月

印度之月
原著:Kathllen Graves   David P. Rein
翻译:伊晨阳新

4月17日,市博物馆馆长亚历山大·格林正在接受新闻记者的采访,他说道:“这对于博物馆来说是一个不可估量的损失,‘印度之月’是一个非常贵重的项链。”
“它大概值多少钱呢?”
“超过四百万美金。”
“格林先生,现在有任何的嫌疑人吗?”
“还没有,但目前警方正夜以继日地调查此案。”
“您认为这个窃贼会是博物馆内部的人吗?”
“警方正在钻研我们已知的所有信息,就这么多,谢谢。”

夜晚,一个男人正沿着街走,非常的慌张并不时地向身后看。他走进电话亭,拨通了警察局的电话。警官凯西接通了电话,听到了一个非常陌生的声音:“我知道有关于印度之月的事情。”
凯西说,“印度之月?真的吗?”
“博物馆的那条项链,嗯嗯,我没有多少时间了。”
“好的,你的名字?”
“里查德森,保罗·里查德森。”
“OK,你知道关于那条项链的什么?”
“我和我的同伴拿了他,但是现在他已经跑路了。”
“他在哪?”
电话里传来了枪声,里查德森吃力地说:“威尼斯…公主…”
凯西回答道:“威尼斯?公主?那是什么?”
理查德森沉默了。
“里查德森,里查德森,你还在吗?”

凯西把情况汇报给了警长华盛顿:“有一个嫌疑人,保罗·里查德森,已经死了,他的同伙跑了。”
“可能是他的同伙独吞了项链,然后杀了里查德森。”
“也许,但理查德森最后的话是怎么回事——威尼斯…公主…,什么意思呢?”
“他的同伙准备带着一个公主去威尼斯?或者是有一个公主在威尼斯?威尼斯有一个公主宾馆吗?”
“或许那是一条船。”警长华盛顿盯着报纸上的轮船时刻表,一艘名为“公主号”的轮船将在4月21日离开威尼斯。
“太棒了,这就去把公主号的乘客名单弄来,我们要在那艘船上安排一些警力。”


4月21日,威尼斯,乘客们正陆续登上公主号轮船,人们都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,一个身穿白色制服的乘务长在给人们指引方向、提供信息。
“我叫克里斯蒂娜·乔丹,这位是我的姨妈,阿加莎·乔丹,”一位乘客对乘务长说。
乘务长看了看乘客名单,说道:“欢迎你,乔丹…是的,你在这,30号船舱,在B甲板上,电梯在那边。”
“谢谢你。”

公主号离开了威尼斯,人们都拿出相机拍照,并大喊着:“再见,伯恩角,旅途愉快!”
克里斯蒂娜也在拍威尼斯的照片,这时,一个男人走过她的相机前,导致她错误地拍到了那个男人。
“非常抱歉,打扰了,我没有看到你。”那个男人连忙说。
“别担心,没事的,我有很多胶卷。”
“你是一个摄影师?”
“哦不,这只是我的业余爱好。我在纽约的一家博物馆工作。我的专业是埃及艺术。”
“真的吗?我非常喜欢埃及艺术,特别是珠宝方面。”
“那你呢?”克里斯蒂亚诺问道,“你是做什么的?”
“我?自由职业者,做点这干点那。我叫弗兰克·亚当斯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“我叫克里斯蒂娜·乔丹,你好。”
这时铃声响了。
“吃饭的时间到了,我很饿,你是几号桌?”弗兰克问道。
“我们在5号桌。”
“哦,你和你的丈夫吗?”
“不,我和我的姨妈。”
“真的吗?我也在5号桌,待会见,乔丹女士。”
“请叫我克里斯蒂娜。”

午饭过后,克里斯蒂娜返回了她的姨妈休息的船舱。
“感觉怎么样,阿加莎姨妈?”
“挺好的,亲爱的。哎,我的眼镜哪去了?”
“你戴着眼镜啊,阿加莎阿姨。”
“哦,我太健忘了。你吃午饭了吗?”
“吃过了啊,现在已经两点半了。”
“在你的餐桌有什么有趣的人吗,亲爱的克里斯蒂娜?”
“哦,是的,有啊。弗兰克·亚当斯,他是那个今天从我相机前走过的人,他非常好。还有罗伯特·格兰特…他非常帅。还有露西·卡多佐,她是从纽约来的。”
“哦,亲爱的,”阿加莎姨妈说。“我想5号桌的晚餐将会非常有趣。”


晚饭后,人们在公主号的甲板上散步、聊天。罗伯特和露西在交谈,看着大海和蓝色的天空。
露西说:“这简直美极了。”
罗伯特答道:“这是你第一次去地中海旅行吗?”
“这是我第一次乘船旅行,你呢?”
“不,我因为生意经常到处走。”
“哦,那一定很有趣。”

晚饭时间,餐厅已经满了。阿加莎·乔丹进来找到了5号桌。桌旁座了三个人,两男一女。
“亲爱的们,我来晚了吗?不用起来,我是阿加莎·乔丹,克里斯蒂娜的姨妈。她没来吃晚餐,她有一点晕船。”
“那太糟糕了。”一个男人说,“我希望她能尽快好起来。”他给了阿加莎一个大大的微笑。“很高兴见到你,乔丹女士,我是罗伯特·格兰特。”
“很高兴认识你,罗伯特先生。”
“是格兰特,乔丹女士,罗伯特·格兰特。”
“对不起,格兰特先生,我非常的健忘。”
罗伯特·格兰特介绍了同桌的其他人。露西·卡多佐大约32岁,她穿着黑色的裤子,宽松的丝绸短衫。弗兰克·亚当斯40来岁的样子,他经常笑,但眼神却充满忧郁。
“你是做什么的,罗伯特?”弗兰克问道。
“不动产,我给那些想要欧洲度假房的美国人在西班牙和法国找房子。”
阿加莎转向露西,“那你呢,露西?”
“我是一个时尚消费者,在欧洲买收藏品。今年巴黎的服饰有许多非常漂亮的颜色。”
“真的吗?”阿加莎说。“你最喜欢的设计师是谁?”
“我最喜欢的是皮埃尔·莫里斯,他做了最漂亮的晚礼服。”露西说。
“哦,是的,确实很棒。”
罗伯特看到服务员朝他们的桌子走过来了,说道:“聊了很久了,我们开饭吧。”
弗兰克笑着说:“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夜晚,一艘船上的4个陌生人将一起度过接下来的一周。”
罗伯特说:“这对于你的故事来说将是一个好的题材,弗兰克,嗯?”
“你是一个作者吗?”
“是的,主要是神秘主义题材。《财狼时刻》《傍晚时分》,你们知道它们吗?”
“对不起,我并不知道。”阿加莎说。
“我也不太读神秘色彩的书。”露西说。
弗兰克说:“好吧。”他说着举起酒杯。“祝我们都能好好享受一次精彩有趣的旅行。”


晚饭过后,4个人在会客厅喝咖啡,罗伯特邀请他们再喝点其他饮品。
“不,谢谢了,罗伯特。”弗兰克说。我明天要写作,今晚要好好的睡上一觉。
然后露西说:“我也感觉有点累了。”他起身和弗兰科一起离开并问罗伯特:“明天去游泳怎么样?”
“好啊,但不要太早了。”罗伯特转向阿加莎,“那您呢?你愿意和我喝点什么吗?”
“当然可以,但首先我要去看看我的侄女怎么样了。”
“哦对了,克里斯蒂娜,我希望她能感觉好点了。”
“我想她今晚只是有点累了。”
“您想喝点什么呢?”
“矿泉水就可以,谢谢你罗伯特。我通常不怎么喝东西的。”

罗伯特正在会客厅外的甲板上等阿加莎,她站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。阿加莎转了回去,他看见她正沿着甲板朝会客厅走。
“你要的饮品在这了。”
阿加莎被吓了一跳。“哦,罗伯特。”她撞到了罗伯特手里的杯子。“对不起。”
“别担心,没关系,克里斯蒂娜怎么样了?”
“她好多了,谢谢你。”
“很高兴听到这些,她真的很好。”
“她是一个很独特的年轻女性:聪明,努力,而且…充满活力,罗伯特。有一年我们一起去欧洲旅行——意大利、西班牙和希腊。”
“现在和我说说关于你的事情吧,阿加莎。”
“我的生活很没趣,我是一个退休的学校教师。我住在佛蒙特州的一个小房子里。”
“你丈夫呢?”
“埃德加他已经去世20年多了。”
“听到这我真难过,那你有孩子吗?”
“不,我没有。”
“那太糟糕了。”
“是吗,罗伯特?我有一个很美丽善良的侄女啊,他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女儿一样。多亏了埃德加,我能在退休后有这么多的钱花。你看,我非常的幸福快乐。我很少谈论这么多关于我自己的东西,罗伯特。谢谢你能听我啰嗦这么多。那你呢?给我说说关于你的事吧。”
“罗伯特·格兰特,35岁,大学毕业,已离异,两个孩子都在爱达荷,现在的职业是在西班牙做不动产代理人,这就是我。”
“你肯定不止这些,罗伯特,我确定。”
罗伯特看着阿加莎,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。
“克里斯蒂娜说的很对。”她想。“他确实是一个很帅的男人。”


回到纽约的警察局,刑警队长进入了华盛顿警官的办公室。华盛顿正在和新闻记者通电话:“调查已经取得了进步…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。是的,我们在和国际刑事警察组织联合破案…嗯嗯…不…好的…嗯,再见。”说完他转向刑警队长:“这是今天第十个电话了。”
“调查取得了进展,我听到了。”
“那个…我们知道杀了里查德森的人和印度之月都在船上,我们认为凶手将在公主号到达马赛后将项链卖掉。”
“凶手是谁?”
“我想我们知道但还不能确定。”
“我们要尽快查明,博物馆急着想把项链拿回来吗,我们也要尽快将凶手捉拿归案。”
“我们会尽最大努力,长官。我们在船上安排了一个最棒的警官。”

千里之外的船上,太阳已经升起来了。四个人围坐在游泳池旁,克里斯蒂娜在看报纸。
“太有趣了。”她说。
“什么啊,亲爱的?”阿加莎问。
“印度之月在城市博物馆失窃了。”
“克里斯蒂娜在城市博物馆工作,弗兰克。”
“是的。”弗兰克答道,“克里斯蒂娜昨天和我说她的专业是埃及艺术。”
“你知道印度之月吗,克里斯蒂娜?”罗伯特问。
“当然,但它并不在我的部门,所以我并没有见过它。”她看着报纸读到:“‘4月16日晚,那条著名的项链在城市博物馆不见了,被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在第二天早上发现。’警察们,上面说,在夜以继日地侦破此案。”
“上面是怎么写那条项链的啊?”罗伯特问。
“让我看看。”克里斯蒂娜又从报纸上读到:“‘印度之月上镶有45颗精美钻石,它是1711年爱普瑞公主的结婚礼物。’”
“哇!”弗兰克惊呼。
“那条项链的价值超过400万美元。”
“400万美元,那也太多钱了。”弗兰克说。
“是啊。”罗伯特答道,“难以置信。”
露西走到泳池旁说:“我们游泳吧。”随即她跳入池中,罗伯特也跟着下去了。


时间来到第二天晚上,阿加莎和克里斯蒂安正准备去吃晚餐。克里斯蒂娜在到处找镜子,来决定戴那条项链。这个时候传来了敲门声,是弗兰克。
“你们准备好去吃晚饭了么?”
“进来吧,弗兰克。我们很快就准备好了。”
“别着急,慢慢来,时间足够。”
“你今晚看起来心情不错嘛,弗兰克。”克里斯蒂娜说。
“是啊,我今天下午写书的时候想出了很多不错的点子。”
“真的吗?快给我们说说吧。”
“好啊,你知道,印度之月的故事给了我启示。我准备去写一个关于一条著名项链在博物馆被盗的故事。窃贼拿着项链上了船,想在船到岸的港口把它卖掉,但是没能成功,因为…猜猜为什么。”
“警察知道发生了什么?”克里斯蒂娜猜。
“正解。在船上有一个侦探。”
克里斯蒂娜问他:“接下来发生了什么?”
弗兰克走向船舱墙壁上的一幅画。“我还不知道。一个好的神秘主义小说就像一幅画。它的大部分都是模糊的,但是当我们第二次、第三次、第四次看它的时候,我们能看见更多。当你读一本侦探小说,你要关注它内部的东西,慢慢的你会真正明白这个故事。”

晚饭时间,餐厅挤满了人。人们在交谈,说笑。服务员们在倒水,并给每个桌子拿菜单。在5号桌,弗兰克想起了他落在乔丹房间眼镜。
“我去帮你把它拿过来吧。”克里斯蒂娜提议。
“不,谢了,你在这待着吧。”弗兰克说,“我去把他们拿过来。”
“好的,这是房间的钥匙。”

弗兰克快速走到乔丹的房间,打开门,进去找到了他的眼镜。他着急忙慌地回到餐厅,忘了在他出来的时候把门关上了。不一会,罗伯特也来到了乔丹的船舱。看到门是开着的,他就直接走了进去。乘务长看到他走进去了。
“克里斯蒂娜?阿加莎?有人在吗?嗯?”
乘务长听到后也走进房间。
“需要我帮你吗?先生。”
“门是开着的。”罗伯特开始解释道。“我以为她们会在这。”
“我想它们应该在餐厅,先生。”
“谢谢你。”
“晚餐愉快,先生。”
他们一起离开了船舱。


当晚的晚些时候,船上的某个人给马赛那边打了通电话。
“我们明天在巴塞罗那见面怎么样?”
“明天在巴塞罗那?为什么?为什么不是在马赛?”
“今天在我房间有一个人,我想他在监视我。”
“什么?”
“别担心,他们没有找到项链。哎,你到底想不想要啊?”
“你明天什么时候到巴塞罗那?”
“明早八点整。”
“好的,到了巴塞罗那,打这个电话:223-338.”

回到会客厅,5个人正在一起喝饮品。
“明天你想在巴塞罗那做些什么,阿加莎阿姨?”
“我们可能会去博物馆,然后也许去购物。”
“你呢,露西?”
“我明早要去参观一个时尚住宅。”
“那你呢,弗兰克?”克里斯蒂娜问。
“我要待在船上。”
“真的吗?为什么,弗兰克?”露西问。
“我不想一整天都不去碰我的书,灵感不一定什么时候会出现。”
“罗伯特,你知道巴塞罗那。给弗兰克说说那里有哪些值得一看的地方。”
“好啊,确实挺多的——美丽的建筑、花园、咖啡馆、商场、饭店、博物馆…”
“听起来蛮不错的,你明天去做些什么呢?”
“我要就那附近的一些房子和我的同事联络一下。下午的话,我会和露西在周围走走。”
“弗兰克,来吧。”克里斯蒂娜说。“也许你会找到一些创作灵感,然后…”
“哦,弗兰克。”阿加莎说。“和我们一起吧,我们一起玩玩。你也可以给我们解释解释那些博物馆的画作的神秘意义。”
“好吧,我和你们一起去。”

与此同时,在纽约,华盛顿警官收到了一份电文。
“项链不在房间里/船明早在巴塞罗那靠岸/嫌疑人可能会在那把它卖掉/我们需要尽快行动”
华盛顿对他的助手说:“所以项链不在房间里。嫌疑人可能要在巴塞罗那把它卖掉。我们最好联系一下国际刑事警察组织。”


4月14日,船在巴塞罗那靠岸,罗伯特和露西正准备离开公主号。
“我们今天下午去哪?”她问。
罗伯特在想其他的事情,敷衍着答道:“嗯,啊,下午两点在皇家咖啡馆吧,中心广场最大的咖啡馆。”
“好的,那我们两点之前还见面吗?”
“不,我今天上午要去见几个人。看,我必须赶紧去赴约了。这有辆出租车,我们在市中心见面,好么?”

当天上午的晚些时候,阿加莎、克里斯蒂娜和弗兰克在咖啡馆停了下来。她们找了店外的一个桌子坐下。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,弗兰克用西班牙语点了两杯咖啡和一杯茶。
“我之前都不知道你会说西班牙语,弗兰克。”阿加莎说。
“我会用很多语言点咖啡。”
“这是你第一次来西班牙吗?”
“不,大约五年前,我们在这度假,当时是春天…我已经结婚了,我妻子两年前去世了。”
“哦,对不起,弗兰克。”
长时间的沉默。
“那个,我想我需要出去走走。”
咖啡馆附近的一个电话亭里,有人拨通了223-338。一个男人答道:“非常好,你在巴塞罗那了。”
“我们在哪见面?”
“在商业咖啡馆。”
“我需要方向。”
“你现在在哪?”
“在皇家广场附近。”
“沿着平台大道走两个街区,在戈雅街向左转,它在那个街区的中心。”
“你带钱了吗?”
“带了啊,当然。”

时间来到下午2点,露西到达皇家咖啡馆和罗伯特见面,他并没有在那。她点了一杯咖啡。咖啡馆里人很多,她并没有注意到有一个男人在门后监视着他。后来罗伯特到了,那个男人看见他来了就走了。
“对不起我迟到了…”

傍晚时分,乘客们陆续返回轮船。又一通电话拨向223-338。
“你在哪?项链呢?”
“我已经返回轮船了。有人在跟踪我。项链在安全的地方。我们在马拉加见面。”
“我开始怀疑你并没有项链。”
“别担心,我有。”
“好吧,那我们在马拉加见面。带上你的项链。”


4月25日,阿加莎在她的客房里。她打开箱子,为第二天晚上的服装舞会找衣服。她拿出了一条深蓝色的长款连衣裙,一个面具和一顶月亮形状的帽子。她计划以“夜女王”的身份参加舞会。她四处打量了一下连衣裙,轻触到了墙上的画。画移动了,她发现后面有什么东西。她仔细看了看,是一条项链。他把项链从画后面拿出来仔细端摩了一下。
“这是印度之月!这是克里斯蒂娜所在的博物馆里的!”她想。她坐下来,把脸捂在手里。“印度之月怎么会在这?”她想,“我应该怎么办?”然后她站起来把项链放在一个小箱子里。迅速走向乘务长的办公室。
“我想把它放在船上安全的地方。”
“当然可以,女士。您需要填一下这个表。”
阿加莎填好了那张表。乘务长接过盒子,把它放在了安全的地方。他笑了笑,给了阿加莎一张收据。
“我们什么时候到马拉加?”
“后天,女士,后天上午。”
“哦,好,谢谢。”阿加莎只有一半的精力在听乘务长说话上。
“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助您的吗?”
阿加莎的大脑被各种问题填满了,但是她现在并不能回答这些问题。“额…现在没有了,谢谢你。晚安。”
“晚安。”

克里斯蒂娜回到了房间,夜已经深了。两张床间,只有桌子上的暗淡灯光。阿里斯蒂娜非常安静,她以为她的阿姨已经睡着了。
“是你吗,克里斯蒂娜?”
“你还没睡啊,我和弗兰克刚刚谈了很久,他真的是一个有趣的人。”
“那太棒了,亲爱的。”
“你选好服装了么?”
“什么服装?”
“明晚舞会穿的服装啊。你还好吗,阿加莎阿姨?”
“哦,我很好,克里斯蒂娜,你见过印度之月吗?”
“见过,非常漂亮。”
“它看起来像什么?”
“难以置信,尽是钻石和金子。它是…它是世界上最美的东西之一。我能理解为什么有人想偷它。”
“你确定?”
“嗯嗯,我要睡觉了。晚安,阿加莎阿姨。”
“好梦,我的宝贝。”


第二天晚上,克里斯蒂娜和阿加莎在舞池外的休息室坐着,音乐和舞蹈就要开始。克里斯蒂娜穿着埃及艳后的服饰,阿加莎微笑着看了看她。“一个漂亮的女人,”她想,“有可能会是她干的吗…?”
一个戴着帽子,穿着军用防水短上衣的男人走进了休息室。他看起来像一个间谍。
“那是弗兰克吗?”克里斯蒂娜问到。
“是弗兰克!”她喊道。
弗兰克用低沉的声音答道:“对不亲爱的,再猜一次。”
“詹姆斯·邦德。”阿加莎说。
弗兰克看了看两个女人,继续用低沉的声音说:“现在让我来猜猜。克里斯蒂娜,你是美丽的埃及艳后,阿加莎,你是…”
“夜女王。”
“是的,你们看起来都很完美。”
罗伯特,穿着白色的制服,端着装有饮料的浅盘也走了进来。其他人看不见他的脸,只有白色的制服和饮品。
“太好玩了。”克里斯蒂娜看见是罗伯特后笑了出来。
“罗伯特,你从哪弄来这身衣服的?”
“从一个服务员那里,我给他十块钱借的。它看起来很适合我,你们不这么认为吗?”他把饮料溢到了阿加莎的连衣裙上。“哦,阿加莎,真对不起。”
“别担心,罗伯特。等一下,我去拿水冲一下。”

阿加莎沿着走廊往回走,她打开门走进房间,看见一个穿着男士西服的人。“哦,打扰了。”说完她开始往出走。
“没事的,阿加莎。是我,露西。”
“露西。”
“这是我的艾尔卡彭匪徒装。”
露西的夹克是打开的。阿加莎在镜子里,看见露西别着一把枪。那把枪看起来是真的,把阿加莎吓到了。
“这真是很好的服装,亲爱的,很真实。”阿加莎说。
在舞池里,人们已经开始舞蹈。罗伯特、克里斯蒂娜和弗兰克在靠着门站着。
“露西呢?”罗伯特问。
“我没看见她。”克里斯蒂娜答道。
“也许她正在跳舞。你们看见那个戴着黑色面具的女人了吗?那是露西吗?”弗兰克说。
罗伯特想凑过去看看,他邀请克里斯蒂娜跳舞。舞池里有很多的人,音乐和舞蹈持续了好几个小时。

当大多数人都在享受着舞会的时候,有一个人快速走进乔丹的船舱,去画的后面找项链,但并没有找到。他把画丢到了地上,离开了船舱。


阿加莎离开舞会返回房间,她看见了掉在地板上的画,她在门口站了一会。突然,有人站到了她的后面。阿加莎尖叫起来,看见是露西。
“怎么了,阿加莎?”
“有人来过这。”
“你应该…”
“我想你知道。”
“阿加莎,你在说什么?”
“你不是一个时尚买者,我知道。皮埃尔·莫里斯,那个我们第一天晚上谈论的设计师,在十年前就已经去世了。为什么你有枪?今天晚上我看见你的皮夹克里别着一把枪。”
“那是我服装的一部分。”
“你把印度之月放在了我们的房间,但是你忘记把它拿走了。”
“我正在找那条项链,阿加莎。你看,我是一名警察。”她向阿加莎出示了她的证件。“我的任务是找到船上的项链,并逮捕偷走它的人。”
“但是如果你不是窃贼,露西,那么会是谁呢?”

甲板上,罗伯特和克里斯蒂娜在交谈。“你的工作一定非常有趣,克里斯蒂娜。”
“是的,城市博物馆有整个国家最好的埃及收藏品。”
“并且有印度之月。”
“是的,它非常华丽。”
“它同样很神秘。”
“当然,它很神秘,无论在哪。”
他们看着大海和星空,罗伯特挽住克里斯蒂娜的胳膊,说:“你愿你去我的船舱喝点东西吗?”
“有点晚了,罗伯特。”
“我明天早上就要走了,这是我在船上最后的夜晚,我们就喝一口吧。”
“好吧,但是我不能待太久。”


罗伯特打开了房间的灯,给克里斯蒂娜搬了座。“怎么舒服怎么坐吧,你想喝点什么?”
“来点法国白兰地吧。”
罗伯特把水递给克里斯蒂娜,挨着她坐下了。“现在告诉我更多有关印度之月的事情吧。”
“为什么你对印度之月这么感兴趣呢?”
“你不知道吗?”罗伯特的声音很冷漠。
“不,我不知道。真奇怪,你是第二个人了…”
“你在说什么?另一个人是谁?”
“这不重要,罗伯特。你自己不想喝点什么吗?”
“不要和我玩游戏了,克里斯蒂娜,你知道印度之月,谁是另一个人?”
“你在威胁我,罗伯特。怎么了?我不明白,我想我最好离开。”
克里斯蒂娜起身往门外走,罗比特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“罗伯特,让我走。”
“项链在哪?”罗伯特掏出口袋里的枪。“项链在哪?”他重复着。
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你疯了。”
“所以,是那个老女人。她找到了项链,不是你。”
“你在说什么?”
“我在说项链的事,它在你阿姨那里,我要去从她那拿回来。但是在这之前,你必须和我待在一起。”

在乔丹的船舱里,阿加莎在和露西解释发生的事,她们在看那幅画。
“昨天,我发现了画后面的项链。今晚,当我从舞会返回房间的时候,我发现画掉到了地板上。”
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。
“阿加莎,我是罗伯特格兰特。在你那有我想要的东西,马上把项链带到我的房间,否则你将失去很宝贵的东西,听清楚了。”
“阿加莎,是我,克里斯蒂娜,按他说的做,他有枪。”
“你有10分钟时间。”罗伯特说。
“我需要更多的时间,项链在乘务长那,给我20分钟。”
“20分钟,不能再多了,不要对任何人说哪怕一个字。”电话挂断了。
阿加莎转向露西:“是罗伯特,他偷走了项链。他劫持了克里斯蒂娜作为人质,如果我不把项链给他,他就会杀了克里斯蒂娜。”
露西握住阿加莎的手说:“别担心,按照我的指示来,克里斯蒂娜不会受到伤害。”


阿加莎敲响了罗伯特的房门。门开了,阿加莎看见克里斯蒂娜被绑在椅子上。罗伯特迅速关上了门。“项链呢?”他问。
阿加莎把项链给了他,他看过后把项链放进他夹克的口袋里。
“谢谢你,阿加莎,不过对不住了。”说完他把阿加莎挨着克里斯蒂娜捆了起来,然后打了通电话:“你能给我叫一辆出租车么?嗯嗯,我是格兰特,罗伯特·格兰特。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商业会议,谢谢你。”他撂下电话,穿上皮夹克,用枪指着两个女人说:“现在我不得不对您二位说再见了。”他大笑着,收起枪,离开了船舱。

船在马拉加的码头靠岸了,罗伯特沿着甲板走,找那辆出租车。他看见有一个男人在跟踪他,就跳到另一个甲板上,又看见第二个人在监视他。他开始跑,不过那两个人很快追了上来。罗伯特不敢放慢脚步,这时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停下来,罗伯特。”他转头看见露西在拿枪指着他。“所以你是一个警察。”他说。
“把项链给我。”露西回复到。他拿出项链准备给她。突然,他把她的枪撞到地上并控制了她。
“来吧,警察们,你们将帮助我脱离这条船。”他们走向舷梯。那两个人,两个国际刑警靠了过来。
“退后,不然我杀了她。”
“按他说的做,他有枪。”
当他们到达舷梯的时候,正赶上有一伙人正准备下船。
“罗伯特、露西,我的天啊。我不知道你们是…”
“闭嘴,弗兰克。”罗伯特说着向他出示了枪。
“走吧,弗兰克。”露西建议道。
“露西,让我来帮你…”弗兰克走向了她。
罗伯特开始向弗兰克移动,露西试图拿下他的枪。一番打斗之后,枪掉到了甲板下面。罗伯特想下去找他的枪,项链从他的口袋里掉了出来,掉到了甲板下面一个卖纪念品的人的浅盘里,国际刑警随即逮捕了罗伯特。
露西跑下舷梯去拿项链,但是离开轮船的人群挡住了她的去路。那个卖纪念品的人,他的浅盘里有真的印度之月,他已经离开了轮船,露西从后面追了过去。


在纽约的城市博物馆,馆长亚历山大·格林在参加记者发布会,华盛顿警官也在场。
“印度之月回家了,警方做出了难以置信的工作。罗伯特·格兰特,那个偷了印度之月并杀了他的同伙的人已经入狱。我很感激警方,并要特殊鸣谢一个警官,那就是露西·卡多佐。是她逮捕了罗伯特格兰特,并把印度之月返还给了我们。卡多佐警官今天没能在现场,但是这座城市的所有公民,特别是博物馆的员工们,忠心感谢她的出色工作。”

在船上的一个派对上,露西、弗兰克、克里斯蒂娜和阿加莎在交谈。
“为什么他把项链藏在了我们的房间?”克里斯蒂娜问到。
“他知道警方认为印度之月在船上,因为保罗·理查德森最后的话。”露西解释道。“如果他们在你们的房间找到项链,他们会认为是你偷了它。”
“当然,我在博物馆工作,他们理应会怀疑我。”
“他计划在马赛把项链卖给一个买家,但是出于担心,他改变了他的计划。我在前一个夜晚查过他的房间。他知道有人查过他的房,但不知道是谁。在巴塞罗那,我们跟踪了他。我们知道他要卖掉项链,我们想让他带我们去见他的买家。”
“好想法。”阿加莎说。
“你们知道剩下的故事了,”露西继续说。“阿加莎发现了项链。罗伯特回来想拿到它,当他发现项链并不在那的时候,他利用克里斯蒂娜作为人质。但是阿加莎和我制定了一个计划,再加上两个国际刑警的帮忙,我们抓住了他。”
“国际刑警什么时候上的船?”弗兰克问。
“在罗伯特给阿加莎打了电话后,我们联系了国际刑事警察组织。一到马拉加,他们就登上了轮船。”
“那个买家呢?”弗兰克问。
“我们也逮捕了他。”露西说。
“我有一件事想问你,弗兰克。”克里斯蒂娜说。
“嗯嗯。”
“你知道印度之月在船上吗?”
“并不。”
“你知道露西是警察吗?”
“也不。”
“那我就不理解了,你正在写的神秘小说和实际发生的事情太相似了。”
“我也无法解释,或许我应该当一个侦探。”
“我要走了。”露西说。“我需要一个假期。”

而此时真正的印度之月,还在那个卖纪念品的小贩的浅盘里。
“印度之月,快来买印度之月啊,一个9元,两个15,价格便宜。”

出处:出处:99文章网 原文地址:
地址:http://www.jj59.com/jjart/394384.html

标签:
版权所有原创文章,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:http://261k.com/post/20170828015816ozno8T.html